第205章 瞎折腾一天

他专科毕业,参加全集团基层公务员招考,好不容易考上了,却被分配到了春江最偏远的画眉片!他当年还想着能到贵和集团去,那儿的经济条件能好一点儿,可是,不仅没去成贵和集团,而且被分配到了春江的边缘山区片,这叫什么事儿啊?

当年李娇娇的父亲也曾经努力过,想让他到好一点儿的地方去,可是,这家伙读的学校太差了,只能参加基层公务员招考,而且,当时最缺人的就是画眉片,当年那一批人基本都送到了边缘山区片,因为那儿是无人问津的地方。

可是,这进去容易,想出来就难了!

马致良在画眉片一呆就是五年,眼看着年纪大了,连老婆都找不到,这可愁死了马致良的父亲,不得已还是要找李娇娇的爸爸帮忙。

李娇娇的爸爸知道李娇娇有个同学当了集团春江副书记,就把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到了李娇娇的手上了!

“别我我我的——”李娇娇骂道,“他啊,在画眉片打杂呢,快六年了,啥啥啥也没混上,所以,今天我就带着他来找你了!雨薇,你看怎么办吧?”

李娇娇的话一说,顾雨薇才算是知道今晚李娇娇唱的是哪出了!

马致良听李娇娇这么直接说出来了,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为难了。

他是很老实的人,从来没有求过人,这面对自己的老同学,他真是觉得很惭愧!

都是人,怎么人家从小就那么优秀,小时候成绩好,长大了混得更好!年纪轻轻就成了副处级干部!

而他呢,从小就不会读书,工作了也只能是在最底层!

唉,这人和人真是没法比啊!

“哦——”顾雨薇看了看马致良,笑着说,“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我,我——”马致良再次结巴了,然后又求助似的看着李娇娇。

“瞧你那点出息——就知道我我我的——我替他说吧,他看到你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李娇娇笑着骂道,“你看看能不能借着明年换届的机会,给他挪个地方,上个台阶,不能一辈子呆在那么个穷乡僻壤吧,否则真要呆成光棍了!”

“呵呵——”顾雨薇被李娇娇这么一说,笑了起来。

说实话,她上任这个集团春江副书记也才半年的时间,而且总共上班也就不到一个月,其余时间都在培训学校学习,对于人事上的安排,她还从来没有参与过,更没有利用职权提拔过自己的同学亲戚什么的。

不过,今天李娇娇既然把马致良带来了,顾雨薇觉得,就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也得帮帮马致良,何况他和李娇娇还有那么一层亲戚关系。一个人在那么艰苦的地方干了六年,也真是太难为人了!

“行,我放在心上了!”顾雨薇笑着说。

“啊——那,那太谢谢顾书记了,谢谢——”马致良简直是大喜过望啊!

他没想到顾雨薇能这么爽快地答应这件事情!

果真是同学就不一样啊!早知道这样,早就应该来找她了!她当集团春江书记秘书的时候就能为自己说上话啊!

马致良真是后悔自己这么多年居然没有早发现这层关系可以用,还得拐个弯去找李娇娇,才来到顾雨薇的跟前!

“不客气,我们是同学,娇娇又是我最好的闺蜜——”顾雨薇笑着说。

“雨薇,真的要谢谢你!”李娇娇说道,“我爸爸跟我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就想着,只能直接来找你了!马致良,你不光要谢谢你的老同学,还得谢谢我这个当姑姑的吧?”

李娇娇看着马致良笑道。

“是,是,谢谢姑姑,谢谢姑姑——”马致良立马点头对李娇娇说谢谢。

“哈哈哈哈——”李娇娇被马致良这个动作逗得哈哈大笑。

她怎么看马致良那么像个农民呢?真是在乡片呆了六年,就变得朴实无华了?

“光说不行啊,得有行动,要不今天晚上请我们两个美女宵夜去吧?”李娇娇继续逗着他。

“好,好,这就去——”马致良立即说道。

“呵呵,致良,娇娇逗你呢!”顾雨薇说道,“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再说也太晚了,明天还得上班——”

“呵呵,行,雨薇,我送你回住的地方吧?然后我们再返回隆江——”李娇娇说道。

“我就住在集团春江大院附近,不用送了,你们回去吧,不早了,路上小心,注意安全!”顾雨薇叮嘱道。

送走了李娇娇和马致良,顾雨薇回到自己的住处。

这一天下来,早上还在和赵王缠绵,接着就去购物,然后回到隆江的家里,晚上出去应酬,再就是接待李娇娇,瞎折腾一天,她还真是感觉有些累了。

回到这个小小的地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对赵王的思念又更加强烈了!

洗完澡后,她躺在床上,翻了翻床头的杂志,看到那个紧急避孕药的广告,突然间想起自己买了这个药还没有吃,她即刻下床,从包里翻出那盒药来,看了看说明书,其中一句话牢牢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在无防护性生活或避孕方法失败72小时以内,服药越早,预防妊娠效果越好。紧急避孕不是流产,超过上述时限,起不到避孕效果……

现在还是在72小时的范围之内。

可是要不要吃啊?能不能吃啊?她在心里反复问自己!

如果昨天晚上赵王的种子真的让她的种子发芽了,那么,此刻那个小生命是不是即将形成了?这个药一吃下去,就活活把那个还没有来得及在她的腹中安营扎寨的刚发芽的小种子给驱赶出去了?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闪现出自己和赵王缠绵在一起的场景——

哦,是那么醉心,那么美好——

每一次和赵王在一起,她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有他的时候,她就拥有了全世界——

可是,幸福总是很短暂,离开他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心里总是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赵王,赵王——她在心里呼唤道。

拿出手机,她忍不住拨了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赵王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丫头,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他问道。

“赵王——”她弱弱地叫道,“睡不着,想你——”

“呵呵,傻丫头,赵王也想你,不过,你现在要好好休息,赵王也要休息了——别忘了,我们明天都要上班呢!”赵牧晨笑着说。

这丫头啊,真是没定性,太小孩子气了!

“我知道的,可是,我就是想你——”她柔柔地说道。

听着她的声音,赵王感觉有点不对啊,怎么突然间这么伤感?

“丫头,出什么事儿了?”他忍不住问道。

“没,没事儿——”她立即说道,“我,我就是还没有从我们的二人世界中走出来,脑子里依然是你,总是想着你——”

“呵呵,傻丫头,过完年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很快的——”赵牧晨笑着说,“你要听话,回到工作岗位上就得安心工作,不能总想着赵王了,不然影响了工作,下次见面的时候赵王要打你屁股的——”

她勉强笑一下。心里却是纠结得不行。

手里拿着那盒药,手都是颤抖的——

“好,我听赵王的,我要睡觉了,赵王你也睡,晚安——”她强忍着泪水说道。

“我的宝贝丫头晚安——做好梦,梦到赵王——”他笑着说。

“嗯——”她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挂了电话,看着那盒药,她的心在颤抖。

吃,还是不吃?

吃吧,吃了就不会有后面的麻烦了!真的有孩子了,你也不能生下来的!到时候又要经历像上次一样的撕心裂肺的剧痛,而且对身体还有巨大的伤害!吃吧,吃吧——

这种声音在顾雨薇的耳边响起来。

她缓缓地拆开了包装盒,拿出了那个铝箔包装着的两片药片,就在她颤抖着手即将撕开铝箔纸,拿出药片的时候,另一种声音即刻又在她的内心响了起来——

不,不能吃!不能吃啊!你已经扼杀了一个孩子,你还要再扼杀一个孩子吗?你怎么那么残忍啊!孩子如果真的来了,那就是上天的旨意,你不能人为地扼杀他啊!否则,你真的成了一个刽子手了!

顾雨薇,你怎么那么残忍啊!

顾雨薇一下子把药片丢到了床上,然后趴到床上痛哭起来!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把头埋在被子里,任凭泪水打湿了棉被——

心酸心痛的感觉!

上次去做人流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随着那个尚未成形的孩子的离去,她的心似乎也跟着离去了,是活生生地被剜去了一样——

现在,这种感觉再次强烈地涌上心头!

她的脑海里再次闪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面对着那无边的恐惧,然后随着针头扎进她的手臂上,她就慢慢慢慢睡过去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她感觉整个人都是晕晕沉沉的,然后四肢无力,没过多久,她觉得下身有些疼痛,接着就是剧痛,心里的痛和着身体的痛,汹涌而来,让她全身都在发抖——

此刻,她想到这一切,身体再次颤抖着——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