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还想捂盖子

“孟三勇?”赵牧晨嘴里念叨着,脑海里想起那天在集团大院门口,那个头戴着红帽子,手拿着喊话器,站在汽车顶上说话的大胡子司机!然后这个人作为当天的出租车代表,和其他出租车代表一起,到集团会议室和他对话,而且讲得最多的就是孟三勇!

还有那封没有署名的司机来信,会不会也是孟三勇?信中说他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为什么没有离开?为什么现在又突然间死了呢?

“怎么死的?”赵牧晨问道。

“刚刚接到报案,据反应是在郊区头部被钝器击中而死——初步判断,可能是暴力抢劫,正在展开调查——”祁腾飞说道。

赵牧晨的眉头蹙起来了。

孟三勇是个血性汉子,看他的样子,还有他说话的水平,这个人是比较有思想的,只是可惜为生活所迫,只能处在社会的最底层拼命。这样的人,如果有机会有平台也会是个不错的人才。

“尽快破案!孟三勇在出租车司机当中的影响力很大,这个事情对出租车司机们的打击一定是很大的,务必尽快破案!消除不利影响!”赵牧晨命令道。

“好的——”祁腾飞说道,“只是,雷厅长他——”

说到这里,祁腾飞犹豫了一下,似乎不敢往下说。

“雷斌什么态度?”赵牧晨追问道。

祁腾飞停顿了一会儿,说:“雷厅长的意思是,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暂时要捂住,不宜公开!”

扯淡!赵牧晨差点就把这两个字说出口了。现在这样的事情能够捂得住吗?孟三勇的事情很快就会在整个出租车行业激起巨大的波澜!如果弄不好的话,他们又会再次集结起来,到江油集团来示威!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事情闹得真他妈的扯淡!现在必须马上召集一部分出租车司机代表们谈心,疏导他们的情绪,防止事情的进一步恶化!

“绝对不能捂!这样的事情是捂不住的!你现在秘密出面,利用你的方式,去秘密调查,并且和出租车司机代表们做沟通,侧面了解孟三勇这几天的情况,晚了的话,事情就将再次变得不可收拾!”赵牧晨命令道。

他刚才还纳闷,怎么是祁腾飞给他直接汇报这个事情,而不是雷斌?合着雷斌这个鸟人还想捂盖子!

“好——李助理您放心,我这就去办!”祁腾飞心里好一阵激动,这说明李助理是大大地信任他了,他这个赌注下对了!这么多年啊,在雷斌的身边他妈的真是憋屈死了,雷斌从来都是压制他,不给他任何机会!他名义上是个警察厅的副厅长,实际上权力连个处长都不如!处长能行驶的权力他都没有!靠!有他这么憋屈的副厅长吗?

今天这件事情,雷斌又是一贯的想瞒住,等到雷斌把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弄圆乎了,他才会来汇报这个事情。

祁腾飞知道雷斌的黑幕,很多事情,如果赵牧晨知道真相的话,雷斌肯定必死无疑。

只是现在雷斌还是江油集团书记吴硕林身边的红人,只要吴书记不动他,雷斌觉得赵牧晨只是个助理,是没有权力动他的。人事权,都在书记的手上,赵牧晨对他没有直接的生杀大权。

所以,某种意义上,雷斌是不太把赵牧晨放在眼里的。因此才有出租车事件的蔓延,才有黑车的横行。

祁腾飞赌的就是这一把!雷斌太他妈的狂傲了,居然连助理都不放在眼里!

自从出租车罢运事件之后,祁腾飞就在观察,雷斌明显就是阳奉阴违,信誓旦旦打击黑车,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行动!也难怪,黑车集团场都是他雷斌培养起来的,就是为了和锦鸿出租车对抗!雷斌等于是默认了他手下那帮道上的兄弟们,以另外一种形式去进军出租车集团场。想和锦鸿出租车分食。

这个事情,祁腾飞也比较清楚的。

当年余敏宏的小舅子独揽昌城的出租车集团场后,多少人不满啊!其中最不服气的,就是雷斌!他作为警察厅厅长,觉得自己理应分食到这一块蛋糕,可是,他却是没有抢过当时在交通厅任厅长的余敏宏,为这个,雷斌把余敏宏恨在了骨子里!

雷斌觉得余敏宏这个人太他妈的贪婪!整个北江集团这么大,当初给了锦鸿的出租车指标就是三千辆,后来还增加了一千辆!更可恨的是,当初还有其他三家出租车企业中标,可唯独没有雷斌家族的!雷斌当时是想让他的弟弟雷强出面来中标的,结果余敏宏就是不让他中标,坚决把雷斌家族排斥在外!

由此雷斌和余敏宏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但是,余敏宏丝毫不在乎雷斌,因为余敏宏不仅和江油集团书记好,而且据说和高层高层还有高度默契的关系,这一点,雷斌是无法和他相比的。至于是哪位高层,那就只能靠猜了。

所以,余敏宏很心安理得地吞下了北江集团出租车集团场的最大一块蛋糕!

这么多年过去了,锦鸿出租车一分为二了,余敏宏那个官二代儿子涂欲文到国外混了两年,在野鸡大学毕业后回国什么也不想干,整日在外面鬼混,所以,余敏宏让他的弟弟余敏图让出了一半的份额,给了他儿子涂欲文,好歹让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孩子能有点事儿做,否则这个涂欲文迟早要闹出事情来的。

涂欲文是余敏宏的第二个孩子。因为余敏宏的大女儿余奈林有天生的心脏病,所以余敏宏按照国家的政策,在他的女儿三岁后,他又生了一个孩子,就是涂欲文。为了不让一些人知道他有两个孩子,也为了保护他女儿的隐私,余敏宏当时选择了让儿子随老婆姓涂,所以,江油集团有些人并不知道涂欲文就是现在堂堂江油集团副书记余敏宏的儿子。

涂欲文从小被宝贝疙瘩得太离谱了,整个家族的人都疼爱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所以造就了涂欲文的纨绔子弟作风,从小就少爷派头十足,正事儿不会,添乱作恶他最会!为了这个逆子,余敏宏也是经常被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但是儿子再孬,那也是他的儿子,而且是上天给了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如今计划生育是国策的年代,一对夫妻只能生一个孩子,余敏宏生了第二个孩子,而且还是个男孩儿,不溺爱那都是不可能的。

涂欲文的欧米出租车公司成立之后,涂欲文就成为了这个公司的老板,开始坐享其成老子给他打造好的事业,每天照旧游手好闲,却能坐拥滚滚的财源啊!

这让雷斌不仅是眼红,而且是心痛了!凭什么余敏宏就能吃定北江集团这么大的一个出租车集团场一半多的份额,而他雷斌却是一口汤都喝不到!这他妈的也太不公平了!

于是,雷斌就这样和余敏宏扛上了!

对于黑车横行这个事情,余敏宏心里也很清楚,这是雷斌在捣鬼,其实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和他抢食。但是,余敏宏却是不敢对雷斌有过多的要求,不敢利用职权来压制雷斌,让雷斌严厉打击黑车。因为雷斌知道他余敏宏的事情太多了,包括他儿子涂欲文,这个混蛋小子,干过多少违法的事情,余敏宏心里也很清楚,雷斌要是真的和他干起来,估计余敏宏也占不了什么上风,可能到头来还要让自己的老儿子跟着遭殃。

所以,余敏宏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要能混下去,只要不出大事儿,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是,他没有想到,出租车司机胆敢组织那么大规模的罢工!而且愣是把赵牧晨给逼出来和他们面对面直接对话!余敏宏心里当时还是很有些忐忑不安的!

关于油补的问题,余敏宏也找他的弟弟余敏图商量过,该给司机们的,就给他们,不要为了点小钱,最后弄出大事儿来!没想到的是,余敏图是坚决不同意给油补直接发放到出租车司机手上!而且还振振有词地说,很多城集团的出租车公司都是如此做的,不是他一家这么做!再说了,现在的物价什么都在涨,车子涨点份子钱,那也是应该的!每个月涨那么几十块钱,已经是相当少了!这些司机就他妈的得寸进尺!根本就是在那儿瞎叫唤!你如果满足了他们这次的要求,以后他们动不动就会集结起来闹事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坚决不能给!不能给这帮司机惯成这么恶劣的习惯!

涂欲文更是这样的观点:坚决不给!到嘴的肉要让吐出来,那哪是那么轻易的事情?

余敏宏最后只能叹气:“如果因小失大,你们会追悔莫及的!我现在再对你们说一遍,必须把油补发放下去,否则的话,后果你们是无法承担得起的!”

涂欲文根本不理会,余敏图也是不当回事儿。

接着就发生了高速公路上的那起车祸。余敏宏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怀疑这个事情是涂欲文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逆子干的!余敏宏想余敏图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做事儿还是比较有分寸,只是这小子他妈的这样做真是玩大了啊!

余敏宏当晚就把涂欲文找来了,怒不可遏地盯着他,问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