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了不起的缘分

两人果然一仰头,喝完了杯中酒。

“好酒!”张贤发笑道,“汪总这儿是好茶好酒啊——”

“呵呵,那就再来一杯——”汪雁拿起酒瓶,给两人又倒上了。

其实汪雁下午醉过一次,还没有完全醒来,大脑还是有点晕乎乎的感觉,这洋酒的威力很大,小半杯下去,她的脸就开始潮红了。

张贤发看汪雁好像很不胜酒力似的,一杯酒脸就红了,真是没想到啊!不过脸色潮红的女人确实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为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汪雁说着再次和张贤发碰了碰酒杯。

张贤发犹豫了一下,没想到汪雁马上就干了杯中酒。

“好,爽快!”张贤发也扬起脖子,喝了杯中的酒。

汪雁喝完后,笑呵呵地看着张贤发,“张总,我们的合作真的是一种缘分,你不觉得吗?”

张贤发看着她,笑了笑,说:“是的,人生的任何一次相聚相遇和相处,都是缘分,何况我们还要合作开发这么大的项目,更是一种了不起的缘分!”

“呵呵,是啊,有缘才会在一起合作——为了我们的缘分,干杯!”

汪雁又满上了,这次倒得比前两次还要多!

张贤发本想劝她不要喝的,没想到她抬头就把酒给喝完了!

张贤发也毫不犹豫地干了杯中酒!

汪雁喝完这杯酒,身体好像有点摇晃了。

她呵呵地笑着,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张贤发说话:“女人,女人要干一番事业,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们男人不知道,女人的艰辛和委屈,不知道——”

汪雁摆摆手,边说笑容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眼里的泪水——

张贤发一时给弄蒙了!这女人怎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难道真的喝醉了?

“汪总——”张贤发说道,“我们不喝了,你喝多了——”

“别叫我汪总,我不是汪总,我就是个女人,汪雁,女人汪雁!我不要当什么汪总!”汪雁突然间说道,“我没喝多,来,再喝一杯,喝一杯——”

说完,她又倒上了酒。只是这回她只给她自己倒了酒,而忘了给张贤发倒酒。

看来真是喝醉了!

她对着张贤发举起杯,然后兀自又喝下了杯中的酒。

“呵呵,好酒,好酒——”汪雁眯着眼睛看着张贤发说,“你怎么不喝呢?喝!”

说完,她拿着酒瓶走到了张贤发身边,想给他倒酒,只是身体一摇晃,差点摔倒了!

张贤发见状,马上上前一步,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

汪雁就这样倒进了张贤发的怀里——

“汪总——”张贤发搂着她,一时显得有些窘迫,“你喝醉了,别喝了——”

“没醉,没醉——”汪雁想挣脱他的怀抱,身子却有些摇晃,“别叫我汪总,我不是汪总,不是,我是汪雁,大雁,小燕子,哈哈——”

说完,汪雁伸出手在空中乱舞,把杯子里剩下的哪一点酒倒了出来,正好滴落在她自己的脸上——

“哈哈,好酒,好酒——”汪雁笑着说,脸上果然是潮红一片,“你试试,你试试,是不是好酒——”

汪雁把杯子举到张贤发的跟前,迷离着双眼笑呵呵地说道。

“真的醉了——”张贤发心里想,她现在有点在傻笑的感觉。

张贤发想把汪雁扶到沙发上去坐下,没想到汪雁却靠在他的怀里不动,只是一个劲儿地痴迷地望着他笑着,面似桃花,“呵呵,好酒啊,好酒,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喝酒,喝酒!”

看不出这么优雅知性的女人一旦喝醉了酒,也是如此的疯狂,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张贤发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搂着汪雁,他想把酒杯放下,然后双手去搂着她,把她扶到沙发上去。但是,汪雁就是靠着他,不让他动。

“汪总——我扶你到沙发上坐下吧——”张贤发说道。

“喝酒,喝酒——”汪雁依旧拿着酒瓶,要往杯子里倒酒。

张贤发伸出手去,想强行给她拿走酒瓶,却是被她给抓得牢牢的——

“别动——”汪雁命令道,“我给你倒酒,倒酒——”汪雁不由分说说着就往张贤发的杯子里倒去了,张贤发本不想接这个杯酒,但是,酒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很是可惜!

他不得不用被子接住。

汪雁把他的杯子倒满了,接着又把自己的杯子给倒满了。

“喝酒——”汪雁说道,“都说酒是好东西,只有喝了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好东西,哈哈——”

说完,她举起杯子,和张贤发再次碰了一下,仰起头就把杯中的酒给喝光了。

汪雁依旧靠在张贤发的怀里,她仰头喝酒的那一刻,波浪卷的长发扫不经意扫到了张贤发的脸上,撩拨得张贤发的心顿时痒痒的,再看汪雁那长长的白皙的脖颈,还有那领口若隐若现的双峰,都让张贤发有些脸热心跳,喉咙发紧,他不由得使劲吞咽了几口唾沫。

“雁子——别喝了,好吗?”张贤发说道,喊她的称呼变了,声音似乎也有些变了,至于为什么变了,他自己都不知道。

“喝,喝了它——”汪雁迷离着眼神,脸上变得红彤彤的。

张贤发看着杯中的那些酒,再看看汪雁,犹豫一下,还是抬起头喝了个精光。

酒精在体内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张贤发又搂着这么风情万种的汪雁,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热,某个地方在蒸腾得厉害,膨胀起来。

“雁子——”张贤发搂着她,“去坐会儿,好吗?”

汪雁整个人都倚靠在他的身上,让他的手臂有些酸了。

“你叫我雁子?呵呵,好,我喜欢,我好喜欢——”汪雁说着,不知不觉眼泪就滑出了眼眶,“你知道吗,这是我的小名儿,我妈妈就是这么叫我的——”其实,曾经最爱的男人,也是这么叫她的!

只是,现在很久很久没有男人这么叫过她了!雁子?这是她最喜欢听到的名字,是的,她最喜欢听到的——

她最渴望爱她的男人能这样亲昵地叫她。可是,爱她的人已经远走,再也不这么叫她了;不爱他的男人,现在也不这么叫她了——

现在听到张贤发叫这声“雁子”,汪雁心头所有的酸楚和委屈,似乎一下子全部被勾出来了!

她一把抱着张贤发,靠在他的肩头,泪雨滂沱地哭了起来——

这个纷扰着的城集团里,她表面上是个强大的成功的女人,其实,她自己知道,她牺牲的是什么!她牺牲的是她的幸福,她宝贵的青春!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只是,汪雁没想到自己想象中的成功,到了拥有的时候,却变得那么支离破碎,不堪回首。

汪雁抱着张贤发,手自然一松,手里的杯子和酒瓶,就那么“哐当、哐当”掉在了木地板上,奇迹的是居然没有摔碎,只是滚了几圈,然后就安静地躺在了客厅的一个角落里,酒瓶里的酒慢慢流了出来,在地板上缓缓流淌——

张贤发被汪雁这么一抱,惊得有些不敢动弹了!

他不知道汪雁这是为什么?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今天晚上表现得这么奇怪?按理汪雁也没有喝多少酒,以她的酒量应该是不会醉的?可是,她这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很明显就喝醉了——

“雁子啊——”张贤发伸出手,想抚摸她的后背,安慰安慰她,可是,他又有些不敢,于是手就那么举在半空,悬在汪雁的后背边上——

“呜呜呜呜——”汪雁搂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脖颈边上,窸窸窣窣地,哭得甚是伤心。

她的大脑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人也感觉轻飘飘的,可是,她心里的那种委屈,却是那么的真实,这么久积压在心里的那些委屈和伤痛,此刻随着她的泪水一起倾泻而出——

“雁子啊——”张贤发还是鼓足勇气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然后轻轻拍了拍,说,“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说说,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好吗?”

汪雁听得张贤发这么贴心的话,右手用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她咬着嘴唇,却是哭得更厉害了——

在她有些有些晕眩却还算清醒的大脑里,各种各样的画面开始一一闪现,有些事情,她怎么能说得出口?人生的许多伤痛,注定只能一个人去承受!更何况,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的故事,是不能告诉张贤发的,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她一个人默默承受!

她摇了摇头,泪水再次潺潺而下——

“雁子——”张贤发被她哭得这样,一时间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汪雁是他的合作伙伴,从商业的角度来说,他们应该是亲密的,但是,他们是孤男寡女,这样亲密地在一起还是第一次!这让张贤发心里不得不产生一些不好的想象——

“雁子——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那就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张贤发说道,他索性站正了身子,做好了当汪雁的一棵树,让她倚靠着哭个痛快!谁让他是男人呢?男人的肩膀就是借给女人靠的!尤其是女人需要的时候,更应该无条件地奉献出去!

张贤发继续拍了拍汪雁的后背,还用手帮她捋了捋凌乱的秀发——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