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心态决定一切

这下子张贤发再也坐不住了,他必须得回家去!无论如何都得马上回家去!

没办法了,他看到汪雁顺手放在门口柜子上的智能钥匙,只能先拿着它下楼了。

可是,他又觉得这样拿着人家的钥匙走了有点不太符合常规,还是得跟她说一声,不然明天她发现了,再把他当成小偷给报警了,那就麻烦了!

想来想去,张贤发觉得要不给汪雁写个留言条吧?告诉她他拿着钥匙先走了,明天得空给她送回来。可是,写了字好像就留下了证据了,还是不行!最后,他决定发条短信吧,这样他心里比较能接受——

于是,张贤发在心里酝酿了一下,给现在已经在睡梦里幸福地徜徉着的汪雁发了一条短信:

汪总,我家里有事儿,得先回去,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叫醒你,只好借你的钥匙一用,明天必定送还!祝你好梦!

发了这条信息后,张贤发似乎松了口气,拿上汪雁家的房门钥匙,然后把大门给她关紧了,他才离开。

其实,像这样的小区,他不关门都无所谓了,因为除了这一栋上下七楼的住户能够通过消防楼道上下走动,正常情况下外人是无法进入这栋房子的,当然,超级蜘蛛侠除外。安全系数真的是北江集团最高的一个小区。

张贤发也是受汪雁的点拨,在他开发的黄谷滩裕锦熙泰也要配备这样的安全系统。不过,他那儿主要是高层住宅和别墅,这样的小高层只有前面三栋,而且也不止七层,而是十八层,如果只建七层的话,那太浪费资源了。

除了三栋十八层的楼,还有十几栋园中别墅,其余的都是二十七层至三十三层的楼高。这么高的楼,不可能只配一个电梯,至少是两梯四户的格局,为了凸显这个楼盘的高档,张贤发在设计的时候,还加了一个公共电梯,也就是三梯四户的格局,或者是两梯两户的格局,电梯的配备也是北江集团最高规格的,确保上班高峰不拥堵,平时尽量不拥挤。这是高档楼盘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

来到停车场,张贤发看了看这里的车子,他的这辆奥迪A8在这儿只能算是中档车了,这个车库里,停放着的都是国际等级的豪车啊!路虎凯迪拉克什么的,这一并排就是好几辆!

看着这些车子,张贤发无奈地笑了笑,其实这个社会啊,现在很自然地就把人和人之间的等级分得很清楚了。

达官贵人住豪宅,要么是别墅,要么就这样的顶级商住楼;普通工薪族住普通的商品楼,普通的小区,那儿的房子经济适用,物业管理费也很贫民;还有一部分就是住经济适用房,不过经济适用房那儿也会有一些小的假富豪,或者是小领导,他们能够利用手中的资源获得这么经济适用房的指标,以最低廉的价格买下来,少部分人是自住,更多的是转手或者是给自家的兄弟姐们什么的;再剩下的就是城乡结合部的那些贫民区了——

中国有句古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原本是用来比喻同类的东西常聚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人相聚成群,反之就分开。但是,现在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却是十分明显地以金钱的多少来决定了。一个人拥有多少财富往往决定了他所处的社会阶层。

张贤发曾经也是个穷小子,靠着自己一步步的打拼才走到现在。

看着这么多的豪车,张贤发笑了笑,他在想着,只要他把黄谷滩的项目做好了,将来他也可以成为江油集团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一个人物了!这样的豪车,这样的豪宅,对于他来说,就完全不在话下了!

张贤发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奥迪车子,满怀着希望把车子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赵牧晨就登上了北江到京城的航班,在吃中饭前赶回了京城。

赵牧晨是突然返回京城的,他在上飞机前都忘了给章兖慧打个电话告知一声,而是等到他在京城下飞机后,上了驻京办的车子,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告诉章兖慧一声。

章兖慧以为赵牧晨回马上回家,高兴坏了!

但是,赵牧晨并不打算马上回家,他就在江油集团驻京城办事处的房间里休息一下,下午约两个最要好的同学见个面,吃顿晚饭,晚饭过后就等着闫立文的电话,然后去完成他最重要的事情。

晚上七点半,赵牧晨刚结束饭局,就接到了闫立文的电话,闫立文告诉他,首长听说他来了,而且带来了家乡的鱼干儿和野菜,非常的高兴!让他九点准时赶到,首长一般要在十点之前睡觉。

赵牧晨听了简直是心花怒放啊!太好了!

他把带来的东西全部放进了驻京办的车里,在八点钟准时出发,四十五分的时候就赶到了吴叔叔家的大门口。

闫立文提前了五分钟出来迎接他。看到赵牧晨从车子上走下来,闫立文走了过去,握着赵牧晨的手说:“快进去吧,首长现在心情不错!”

“谢谢,谢谢闫大哥!”赵牧晨感激地说道,然后把给闫立文的那份特产拿到了他的车上。

然后赵牧晨提着这些沉甸甸的东西,走进那个巨大的四合院,来到了吴叔叔的跟前。

吴叔叔坐在四合院中心的玻璃花园里欣赏着月光,花园里那个小荷花池已经变得郁郁葱葱了,眼看着荷花就要盛开了,月光的荷塘,显得非常幽静,非常美丽。

“首长,江油集团助理赵牧晨来了——”闫立文走到吴叔叔的身边,低着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吴叔叔是背对着长廊,面对着荷花池的。所以,他没有看到赵牧晨和闫立文走进来,但是,他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

“吴叔叔,牧晨来看您了!”赵牧晨站在吴叔叔的身后说道。

吴叔叔慢慢把以椅子转过来,脸上的笑容很慈祥,他看着赵牧晨,说:“坐吧!”

赵牧晨点点头,把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在了大理石的桌子上,说:“吴叔叔,我带了一点波阳湖刚打捞上来的新鲜野鱼干儿和新鲜的野生同好草,还有农家有机腊肉,请您尝尝——”

吴叔叔笑了笑,点点头,说:“好,我正想吃点家乡的味道,这些东西,都是正宗的家乡味道——”

赵牧晨看着吴叔叔,发现他最近好像变得更年轻了。头发是那么乌黑发亮,就连脸上的神采都比以前更好了。快七十的人了,还能有如此矍铄的精神,确实是非常难得的。

“牧晨啊——”吴叔叔看着一直站在那儿的赵牧晨说道,“坐吧,坐下来说话——”

赵牧晨这才小心谨慎地在吴叔叔的对面坐了下来。闫立文则走开了。

“吴叔叔,我今天来,一来是过来看看您,二来呢,也想向您汇报汇报我在江油集团上任后的工作情况——”赵牧晨看着吴叔叔说道。

吴叔叔手里拿着一把老式的这扇,他时不时轻轻地扇着,眼睛却是盯着赵牧晨的表情看着。

“遇到什么问题了?”吴叔叔问道。

赵牧晨听得吴叔叔这么问,心里有些忐忑了!

这一上来还什么都没干呢,就遇到这么大的事情,确实是有点让他无法开口,显得他是那么的无能啊!

但是,今天来这儿就是来反映问题,寻求帮助的。既然吴叔叔都知道了,他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赵牧晨鼓足勇气,说:“吴叔叔,牧晨不才,刚上任就遭遇了很大的阻力——我知道,这些情况,其实是很多上任伊始的地方领导都遭遇过的事情,所以,我一开始,也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积极去面对,去处理,去化解——但是,事实告诉我,有一股相当巨大的阻力,在阻止我的行动,甚至有人在威胁我,对我的车子制造了车祸——”

说到这里,赵牧晨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吴叔叔。

吴叔叔的脸色开始变得严峻了。

这两件事情他都听闫立文汇报过,没想到现在地方上的保守势力有这么严重这么嚣张,居然敢如此威胁一位刚上任的助理!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吴叔叔没有吭声,而是继续听赵牧晨说下去。

“吴叔叔,这些我都不怕!因为我在上任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细想准备,迎接各种各样的挑战!我知道,改革的道路,一定是崎岖不平的,任何一次的改革,都会不可避免地触及到一部分人的利益,而这部分人,恰恰是最不愿意进行改革的人!所以,他们使出任何的招数,都是为了组织我的想要进行的改革!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甚至会铤而走险,不惜利用一切手段来阻止。但是,我不会被吓倒,相反,这反而让我更加坚定了我要改革的决心!”赵牧晨很是坚定地说道。

吴叔叔看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似乎在沉思,目光看上去很深邃。

“吴叔叔——我今天来,就是想向您要两个人——”赵牧晨说完,定定地看着吴叔叔。

“上任伊始,遇到阻力和困难,这是常事儿,不过,你能有这样的心态很好!我听说这两件事情后,心里也有些担心,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呵呵——”吴叔叔笑了起来,“心态决定一切!乐观积极地去面对困难,才能更好地去化解困难,才能真正发挥你的聪明才智,把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你打算要哪两个人?”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