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人生中最大的败笔

如果当初不生这个逆子,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啊!

可是,当初为了生这个逆子,他也是费尽了心机才争取到一个生育指标的,没想到全家人寄托了厚望的儿子,最后却成为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

余敏宏真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没法下咽!

小海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了,看到老板却是筷子都没一下,忍不住提醒道:“老板,面泡久了就坨了,不好吃了——”

余敏宏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吃不好吃又有什么关系。

他抬起头看着小海,过了一会儿,说:“今晚给我弄个靶子进来,我要用——”

小海一听,即刻点头道:“好——”

说完,他自己心里却是有点发颤。

果然还是要这样来一次发泄啊!

有时候小海真怀疑老板的心里是不是有点变态,怎么会在遇到坎坷的时候,就要如此的“暴虐”,而且还一定要通过这样极端的手段发泄!每次想到这个,他心里都有些发颤。但是,他不得不遵照老板的意思去做。

“要漂亮的,性…感的,而且要全新的,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余敏宏交代道。

“是,老板放心——”小海点点头说,“我去物色——”

“去吧——”余敏宏大手一挥,“十点准时带进来——”

“是——”小海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现在刚好七点半,还有两个半小时,足够他到夜店里去给老板物色新鲜的货物了。

余敏宏看着他离开,然后就听到了大门打开,接着又被关上的声音。

这套房子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看了看面前的这碗泡面,再看了看那两个袋装的鸡腿,实在是难以下咽,但是,想到十点后还有力气活儿要干,他还是扒拉了两口,然后把那个鸡腿拆开,胡乱吃了一通。

聊以果腹而已!

吃完了,余敏宏来到卧室,关紧门窗,现在他要干正事儿了。

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找个清静的地方,让自己好好静静,同时寻求援助;第二个,就是发泄,如果可以,他想把赵牧晨这个狗日的抓来,让他好好的千刀万剐,剁成肉糜!

他知道这是赵牧晨布的局,徐生态只是赵牧晨的一个棋子儿。赵牧晨在邱震沪车祸后就开始伺机反击。那个时候,余敏宏就提醒了涂欲文这个逆子,不要玩了,赶紧出国,到国外去,什么事儿都没有!可是,那个逆子却是不听他的话,非得留下来作死!

现在果真应验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涂欲文这个逆子啊,就是要活生生把自己作死,把他这个老爷子作死,把老余家作死啊!

不,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赵牧晨弄死,更不能就如此地坐以待毙,他一定要和赵牧晨一较高低,就算是鱼死网破,他也要垂死挣扎一番!

余敏宏从包里掏出那本随身带着的电话本,开始翻动起来。

秘密的电话,他都记录在这个本子上,以防万一哪天手机换了,或者是遗失了,就找不到了。

翻到他想要的那个电话号码,余敏宏赶紧掏出手机,小心翼翼地照着这个号码拨出去——

电话通了,他心里好一阵兴奋,听得那“嘟嘟嘟”的声音响着,期待着对方能够快点接听。

可是,直到电话自然挂断了,对方也没有接听——

余敏宏的心里顿时说不出的失落!这个号码是他熟悉的,他的号码对方也一定熟悉的,这个时候,对方应该是方便接听的。不接听的唯一可能就是,看到是余敏宏打来的,不想听,懒得理了!

关键的时候见人心啊!余敏宏心里有种深深是酸楚涌起。

但是,他还是不死心,继续拨通第二个他认为有用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终于接听了——

“周秘书,你好你好!我是余敏宏,对对对——”余敏宏马上毕恭毕敬地说道,“周秘书,这个——我这两天想去京城拜访一下老领导,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只是听得对方的声音很大:“你说什么吗?啊?我这边太吵,听不到——听不到——”

余敏宏明明听得对方的手机里没有什么杂音,周秘书却是故意反复说:“听不到——听不到——”

然后很跨就把电话挂了!

王八蛋!余敏宏嘴里骂道,狗日的,老子要他们帮忙的时候,怎么一个个都像龟儿子似的,缩进壳子里去了!他妈的,来到江油集团刮地皮的时候,就是土匪强盗!老子就得一个个伺候得像个太上皇似的!真他妈的不是人!没有人性!

余敏宏气得在把电话往床上一砸,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动着,真是气死了!

这些个鸟人,使唤他的时候,就像使唤孙子一样,现在他落难了,有事儿了,想找个人来罩一罩,这些人却是跑得比谁都快!

真他妈的世态炎凉啊!

余敏宏气急败坏地在房间里走了几圈,还是不死心。他继续打电话——

翻动那个电话本,他又看到一个可以给他帮助的人,高层的小孟,也是领导的秘书,想想他和小孟还算是有点沾亲带故的感觉,小孟是他同学的弟弟的表弟,去京城开会的时候,两人也一起见过几次面,吃过几次饭,后来小孟的一个远方亲戚考公务员要进入江南江油集团办公厅,余敏宏可是满口答应,而且帮他落实得很好啊!

现在这个小年轻就在江南江油集团办公厅做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刚进来,余敏宏当时就说了只要他还在这儿,铁定让他两年一个台阶,很快就成长起来!

他想小孟应该还是记得他这个人情的!

于是,余敏宏抱着满心都希望拨通了小孟的电话——

“孟秘书,你好你好——我是余敏宏啊——”余敏宏自报家门。

“呵呵,你好啊,余书记——”小孟很客气地说道。

“孟秘书,我,想明天去京城拜访一下王书记,还请孟秘书为老兄找个机会,美言两句啊!”余敏宏很是诚恳地说道。

“呵呵——余书记,对不起啊,王书记这几天有个外事活动,而且后天就要出国访问了——没有时间啊——”小孟说道。

“这个——我,晚上过去,不要太多的时间,十分钟,十分钟就行了——只要让我见到王书记,孟秘书,您的大恩大德我余敏宏没齿难忘啊!”余敏宏很想很想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啊!

“对不起,王书记这几天谁也不见——”小孟说完,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余敏宏刚张开嘴,还想说两句,没想到盲音就传来了——

他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他妈的是,真是天要灭他啊!关键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肯帮他!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难道上天真的是要他余敏宏这次彻底玩完吗?

不,他不甘心啊!不甘心!

余敏宏狠狠地把手机砸在了地板上,只听得手机被他用力地甩在地板上,然后重重地反弹回来了,发出了几声“咯咯咯”滚动的声音!

看到手机在地板上翻滚了几个跟头后,落在了墙角。

余敏宏无助地跌坐在地板上,一把扯住了自己的领带。

他一只手拉着领带的下面,一只手握住领带的领结,开始用力地拉着。不一会儿,他就感觉到了窒息!

啊,好难受好难受!好像马上就要死去的感觉!就在他自己的舌头伸出来,几近无法呼吸的时候,他松开了手,然后身子一软,倒在了地板上——

死,也是需要勇气的!

余敏宏没有这样的勇气——

就是刚才那种频临死亡的感觉,已经很让他恐惧了。这种自我灭亡的感觉,太可怕太可怕了!这种能够看到生命尽头的感觉,太恐怖太恐怖了!

不,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啊!他要是就这么死了,老余家就真的是玩完了!只要活着,总还是有扳回来的机会啊!

就在他绝望无力的时候,他似乎听到楼下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有听到了“咔嚓“一声大门给关上的声音——

小海回来了!

余敏宏马上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快速地整理自己的衣服,打好领带,并且双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然后他快速地来到了卫生间,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的形象,头发虽然顺了顺,但还是显得有些凌乱。

他马上用梳子沾了点水,再次仔细地梳理了一遍,直到头发看上去纹丝不乱,他又整理了一下领带和衬衫,并且洗了洗脸,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这时,小海刚从楼下走了上来——

“老板——人,带来了——”小海看着他说。

余敏宏点点头,示意他把人带上来。

小海会意了,转身下楼,说:“老板让你上去——”

于是,余敏宏听到了女人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笃笃笃”的非常有节奏。听这声音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穿着尖尖鞋跟有十厘米以上的高跟鞋,走起路来的样子一定是袅袅婷婷,婀娜多姿——如果配上那柔软的水蛇腰,还有那丰..满翘起的臀部,一定是让男人看了一眼就无法自已的!再如果这个女人有一张天使般美丽的娇容,那就真是天赐的尤..物了!

余敏宏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等着那个女人进来。

果然,随着“笃笃笃”的声音临近,一个身材火辣性..感无比的美丽女人出现在了余敏宏的面前——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