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什么东西!

杰克却是不慌不忙地又从下面翻出来几张报纸,再次指着其中的一片报道说道:“你看,这样的矿山这样开采实在是太浪费了,不仅仅资源浪费巨大,而且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是非常让人遗憾的事情——”

赵牧晨还是看着杰克,这个老外想插手稀土矿的事情?!这可当地的大项目,他也想横插一杆子?!胃口还真大啊!

“你想帮忙治理环境污染?”赵牧晨笑着问道。

“呵呵——是的,也可以这么说——”杰克笑着说道,“我不仅想治理当地的污染,我还想让这个稀土矿得到最大的最好的开发,不要浪费资源,这些东西可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开采完了就没有了,如果浪费了,那上帝都要惩罚我们的——”

“哈哈——”赵牧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前这个老外还真不能小看,不仅胃口大,而且挺会来事儿的,什么都懂啊!

“李助理,我是学这个矿产开发专业的,我知道如何才能让这样的矿产得到最大的利用而不浪费,而且能够保证不污染环境,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啊!”杰克看着赵牧晨说道,“不过,我知道这个不容易,所以才来找李助理,相信李助理为了当地的百姓,为了矿产的最大开发,会引进最先进的开采技术,改变目前这样糟糕的状况——”

“呵呵——”赵牧晨再次笑了笑,然后盯着章兖梅看了一会儿,这个女人居然能为这样的事情来找他,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是地方上的大项目,他作为助理可以插手,不过这可不是他的风格,他很少去干预地方上的事情,何况这个项目已经开采了一段时间了,想中途插手,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杰克,你的想法很好,我很感谢你能关注中国的环境问题,这确实也是我们应该重点来做好的工作——”赵牧晨说道,“不过,这个矿产已经有人开发了,中国的事情讲究的是一个先来后到,这一点你要是不知道,兖梅是应该知道的,所以,我只能表示遗憾——”

杰克有些不解地看着章兖梅,再看了看赵牧晨,他当然听得懂赵牧晨话里的意思。他不明白的是,章兖梅说过,赵牧晨一定会帮他的,赵牧晨不会拒绝的!可是,现在赵牧晨明明是上来就拒绝他啊!这是为什么?!难道章兖梅是在骗他?!

章兖梅看赵牧晨这么快就回绝了杰克,几乎是一点儿余地都没有留,丝毫没有给她面子,她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她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盯着赵牧晨看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杰克,说:“杰克,你先出去,我想单独和李助理说几句话——”

杰克更看不懂了,这是要干什么?!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吗?!中国办事儿怎么这么让人看不懂呢?!

“去吧,你到外面等我!”章兖梅不容置疑地对杰克说道。

“不必了,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赵牧晨看着章兖梅说道,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猫腻?!

“不行,杰克得回避一下,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有话要对你说——”章兖梅很是傲慢地说道。

杰克看章兖梅这个表情,马上站起来,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要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下,他不知道章兖梅背着他要对李助理说什么?!难道他们还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章兖梅看着杰克走出去,等到他把房门关上的时候,她才看着赵牧晨,说:“赵牧晨,你知道我为什么带杰克来这儿找你,因为是李助理。你在江油集团,只要一句话,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可是,你却这样拒绝了杰克!你这不是在拒绝杰克,而是在直接拒绝我!直接往我 脸上打耳光!”

呦呵——赵牧晨瞟了章兖梅一眼,还真把自己当人看!想一句话就来指挥老子干什么!老子凭什么给你脸?!你算哪根葱啊?!没找你算账已经是便宜你了,还想着到老子这儿来老便宜,想得美啊!

“我是李助理不假,但是不是一句话就能办成什么事儿的!我们是公权力,不是私权力!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赵牧晨没好气地说道。

“少跟我装廉洁!什么公权力私权力,权力到了任何人的手中都一样,公私不分,公权私用,谁不知道?!你不想给杰克这个机会,就唱高调,唱什么高调啊?!你以为你公权力滥用的事情我不知道?!”章兖梅盯着赵牧晨说道。

“你什么意思?!想威胁我?!老子什么时候公权私用了?!别说老子没有这么做,就是这么做了,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赵牧晨等着章兖梅说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赶紧走!”

赵牧晨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直接要把章兖梅就赶出去了。

“赵牧晨,你别以为自己现在当了助理,我们章家人就拿你没办法,你就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我告诉你,兖慧能忍你,我都不能忍!今天我带着杰克来见你,也就是来试探试探你,看看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没想到你还真是狼心狗肺,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再说了,杰克来做的这个项目,是有利于当地经济和环境的,是利好的事情,你为什么一口拒绝,为什么就不能对东岭集团打个招呼,你打了招呼,成与不成,那是后话,就是不成,我也不会怨你,没想到你压根儿就不想帮我!”章兖梅咬着牙骂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嗯?!你能代表章家?!杰克是章家人?!他想做这样的项目,不管是不是好事儿,你不会用脑袋想想,能不能行?!那个稀土矿是我家里的?!我想给谁就给谁?!我看你是脑袋让驴给踢了!居然想到这里来捞钱!”

“你——”章兖梅起得跳了起来,用手指着赵牧晨骂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的脑袋才让驴给踢了!你别忘了,你在外面包养女人偷生私生子的事情,我可是证据确凿!赵牧晨,你如果这么不仁不义,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不客气?!你这样的泼妇什么时候跟人客气过?!你少拿这样的事情来威胁我!我包养女人生孩子,你有什么证据?孩子在哪儿?!啊?!我问你,我包养的女人和孩子在哪儿?!你要是说不出来,就是诬蔑领导,我可以以诽谤罪把你抓起来!对了,你去年殴打孕妇的事情,酒店里可是有录像的,如果你觉得局子里还挺有意思的话,我可以成全你——”赵牧晨坐在沙发上稳若泰山地说道。

章兖梅这个疯女人想威胁他,还嫩点儿!他妈的,把顾雨薇打伤把孩子打死的事情,老子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居然疯狗咬人的恶性不改,还想来倒打一耙!

“你敢!赵牧晨,你别以为你手中有权力就可以向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告诉你,我章兖梅可不是好惹的!你以为谁都像我妹妹兖慧那样能忍,能容忍你为所欲为?!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先让你死得更难看!”章兖梅气得脸红脖子粗了,说话的时候唾沫星子四溅,真是个泼妇!

“你要是不想进局子里,就老老实实的,以后别来烦我,也不要寄希望我给你办什么事儿!这是不可能的!章家任何一个人的事儿我都会办,唯独你不行!让你那个洋鬼子趁早放弃这个念头吧!”赵牧晨冷冷地说道。

“好,你等着赵牧晨!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追悔莫及的!”章兖梅甩下这句话气呼呼地走了!

赵牧晨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什么东西!

只是本来还挺好的心情,被这个疯女人这么一搅和,还真是有些添堵!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儿!当然,这个时候的赵牧晨还是低估了章兖梅的力量,以为他这样拒绝了她,章兖梅就不可能如愿了。

其实,他没有想到,章兖梅还有别的路啊!自古就是条条道路通罗马啊!

章兖梅走了没多久,赵牧晨的房间门又被敲响了,这回他是谁也不想见了,他来到卫生间,把浴缸里放满了水,然后整个人泡进了浴缸里——

顾雨薇这个晚上却是在家里看电视。

今天晚上是她正式入住新家的第一天。

一个人住在这个两居室的套间里,还真是显得很空荡荡的。顾雨薇本想约李娇娇来陪她,想着李娇娇已经做妈妈了,不可能再随时随地地来陪她,她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了打发时间,她打开了电视,从江油集团新闻开始看起,然后接着看高层台的新闻联播。

说是看新闻,其实还不如说是听新闻。

这个时候,顾雨薇躺在沙发上,贴了一张面膜,正在闭着眼睛听新闻。

难得有这么闲适的时间,从她开始走上官路,给古丽青当秘书开始,她感觉自己就没有像现在这样闲适过,一个人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真是闲得整个人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