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内心和外表一样柔弱

早上头晕脑胀的被闹钟唤醒,她机械式地完成了出门前的任务,和往常一样坐上专车上班了。

来到办公室,她依然觉得脑袋晕沉,变看报纸变撑着脑袋。

办公室主任童锐走了进来,把她要的那叠资料送了过来。看到她这样,脸色也不好,忍不住问道:“顾书记,您哪儿不舒服?”

“哦,没有,可能是没休息好,一会儿就好了!”顾雨薇勉强笑道。

“这——要不去医院看看吧?”童锐说道,“我通知汤师傅在楼下等——”

“不用了,我没事儿的,你忙去吧——”顾雨薇说道,“一会儿我先看看这些资料——”

“那好,有事儿您叫我——”童锐有些担心地走了出去。

就在童锐刚离开一会儿,桌上的办公电话就响了。

顾雨薇拿起来一听,大脑惊的一下,好像是突然间就变得清醒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顾雨薇缓缓挂了电话,心里却是一万个疑窦升起,集团检查的裘书记让她过去一趟,这是为什么?

谁都知道,裘书记找人,那绝对是没有好事儿的!

难道有人告她的状?还是裘书记要代表谁找她谈谈?

可是,她干什么了?

她觉得自己没有干任何不该干不能干的事情,工作中的一切事情,都是经得起检验的,她更没有任何腐败的可能……

那裘书记为什么找她?

顾雨薇想起了昨天她在集团隆江书记陈同的办公室过道上遇到了裘国政,他那张包公似的脸,拉得好长,黑得可怕!

当时她和他打招呼,他居然是目不斜视地象征性点了一下头!

当时顾雨薇的内心就有点儿不舒服,说不出的那种感觉。

现在她好像明白了,难道昨天裘国政去找陈同汇报工作,就是有关她的问题?

想到这里,顾雨薇更是心里没底了,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

她是一个集团新人,虽然说职位到了处级,可经历的事情太少太少,无论是处世方式和心里素质,都还需要多多的历练!

现在,此时,她居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有那么几秒钟,顾雨薇的心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

但是,理智告诉她,一定没什么大事儿,如果有事儿,她也应该沉着稳定去面对。

况且,她自己心里有底,没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喝了一口水,稳了稳情绪,顾雨薇往楼上走去。

检查在七楼办公,顾雨薇在四楼,她没有坐电梯,而是慢慢走楼梯来到了裘国政的办公室门口。

裘国政早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

那细碎的小步子,缓慢而又节奏。

这个小女人啊——裘国政在心里不由得笑了一下。

当顾雨薇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才从离开了大班椅,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顾书记,请坐——”

裘国政来到沙发边,示意顾雨薇过来坐下。

“裘书记好——”顾雨薇走过去,象征性地和裘国政握了握手。

说实话,顾雨薇心里对裘国政有种天然的畏惧。

不知道是因为他长得黑,脸长得长,还是因为他总是那么严肃,总之,她每次看到他,都有点儿怕怕的感觉。

“你好,请坐——”裘国政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这好像还是第一次,从顾雨薇来到集团隆江大楼工作,他这个集团检查书记还是第一次和顾雨薇这样的握手。

握着她的手,裘国政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这个小女人,内心和外表一样柔弱。

这双手就能说明一切。

都说女人的手是第二张脸,顾雨薇的手小,软而无骨般的感觉,捏在手心里就像棉花般柔弱。

应该说这是男人喜欢的手,可作为集团中的女人,这样的手就太弱了!

女强人的手一定也是坚实有力的,虽然没有男人掌心的那种厚实,但依然会充满了力量。

可顾雨薇的手不同,她的手是纯粹的小女人的手,掌心的力量就是内心的力量,平时看她也是柔柔弱弱,寡言少语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怎么就当了官儿呢?

呵呵,某些人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

裘国政握着顾雨薇的手就那么几秒钟,内心里就有了这样的判断。

这也决定了他接下来和顾雨薇谈话的方式。

“顾书记——”裘国政坐下来说道,“喝绿茶还是红茶?”

“我——随意——”顾雨薇坐在裘国政的对面,依然有些紧张。

“呵呵——我知道,像你这样的美女,应该是喜欢和绿茶,龙井或者是碧螺春?我这儿都有,你可别客气!”裘国政笑着说,“绿茶最养生,上午喝最好——”

“那就龙井吧——”顾雨薇笑着说,“裘书记您还这么懂生活懂养生——”

“呵呵——奇怪吧,我这个半拉老头子,平时黑脸拉得比马脸还长,看起来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裘国政笑呵呵地说道。

“呵呵——”顾雨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裘国政还有这么轻松幽默的时候,还拿自己的形象自嘲。

“裘书记平时是比较严肃——”顾雨薇忍不住说道。

“哈哈——”裘国政开心地笑了,“这是你的真心话——”

这小丫头,还真是单纯可爱。难怪讨人喜欢。

顾雨薇再次笑了,看裘国政的表情,这不是批评,但也不是表扬。

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

顾雨薇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裘国政慢条斯理的,却是非常有序而又优雅地给顾雨薇泡了一杯绿茶。

透明的玻璃杯里,绿色的小尖牙儿在沸水的冲泡浸润下开始慢慢沉入杯底,但却都是一色的尖儿朝上。

那嫩绿的颜色,特别养眼。

再闻着这淡淡的清香,果然是好茶!

“谢谢裘书记,好茶啊——”顾雨薇感叹道。

当然,她知道,裘国政一本正经地请她过来绝对不是为了给她泡茶喝。

裘国政自己端着大杯子,轻抿了两口茶水,目光在顾雨薇的脸上游离了一下,最后定格了下来。

他缓缓放下杯子,笑道:“顾书记,近来团隆江的工作在你的带领下开展得有声有色,全集团上下很多单位都动起来了,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啊!”

顾雨薇抿了抿嘴,想了想说:“这次全靠各单位的配合,杰出青年的评选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呵呵——是啊,工作都是团结协作才能出成绩,但是领头人也是相当重要。有句话说得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你这个火车头带得好啊!”

“裘书记夸奖,全都是大家的努力——”顾雨薇说道,心里又不由得紧张了,她听裘国政这么云山雾罩的,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昨天我和陈书记汇报工作的时候,陈书记也充分肯定了团隆江的工作,很有声色,这次活动全集团上下,调动得非常好,说明你们前期是做了充分工作的,不然没有这么好的效果——”裘国政说道,“以前也有这样的活动,但是,声势没这么大,效果也没这么好——”

“电视台和报社,还有电台,这些新闻单位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他们的宣传策划做得很到位——”顾雨薇笑着说。

“呵呵——”裘国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他是第一次和她面对面交谈,也是第一次碰到夸奖表扬不主动领功的人,都在说其他人的好,集团上这种人还真是不多了。

这样的人,还能以权谋私?

裘国政从外围也了解过,顾雨薇是一个踏实干工作的人。

可是,某些事情的反映却也是有事实依据的。

“顾书记,你是个年轻人,干工作充满了热情,这正是团的工作最需要的。因为你们领导的是一批热血青年。不过——”裘国政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下来,端起了茶杯,目光却是在顾雨薇的脸上游离着。

顾雨薇虽然不谙集团的道道,但是裘国政这话她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况且检查书记找她,她心里早就已经猜到了事情不好。

“裘书记,您有什么话儿就直说吧,我能接受得了——”顾雨薇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说。

对于她来说,说出这样的话是要勇气的。

这是第一次面对检查书记谈话,她心里还真没底,不知道究竟能有什么事儿。

“呵呵——你别紧张,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和你谈谈,沟通沟通——”裘国政喝了一口茶说,“周帅元是你的同学?”

周帅元?怎么提到他了?

顾雨薇一下子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这怎么和周帅元扯到一起了?

“是的,他是我高中的同学——”顾雨薇边说边看着裘国政的表情。

裘国政笑了笑,从茶几下面拿出一封信放在茶几上,“这是一封来自山乡佘村的信,你看看吧——”

这……

顾雨薇的手都有些抖了,她小心翼翼地拿过那封信,里面是两张信纸,写得密密麻麻,字迹也比较潦草,她费了好一会儿才看明白里面的内容——

信是山乡佘村的几个乡民写来的。

说他们看到报纸,把周帅元在当地建希望小学和修路的事情写得太夸张了!而且这件事情周帅元本人并没有参与进来,每次都是周帅远的爸爸周玉祥出面。周玉祥才是山乡佘村的功臣,如果不是周玉祥,周帅元根本不会出钱到山乡佘村去建希望小学,更不会为他们修路……

他们认为把这样的功劳全部给了周帅元太没有道理,周帅元到现在就去过一次山乡佘村,那也是陪着他爸爸去的,他个人,根本不关心山乡佘村的发展和建设,对孩子们也没有感情……

信纸的最后还有几个乡民歪歪扭扭的签名。

顾雨薇是蹙着眉头看完这封信的。

这个时候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封信呢?凭直觉,顾雨薇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周帅元捐款给希望小学,捐钱修路,确实是因为他爸爸。

因为他爸爸有这份心,想要为山乡佘村的孩子们做点事儿,所以周帅元才出钱的。

可看这封信里的口气,好像这些乡民不但不感激周帅元,反而对他还有很多的不满!

这样的事情山乡佘村淳朴的老百姓是做不出来的!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