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人生无法重来

章兖慧的眼里又有泪了,她来到房间里,打开柜子,拉出抽屉,果然发现里面全都是她们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里她和兖梅都扎着羊角辫,还带着蝴蝶结,穿着一样的花裙子,妈妈乌黑的短发微微卷着,穿着那个年代特有的工作服,站在她们的身后,笑得那么灿烂!

这张照片是在颐和园里照的,正是夏天,身后垂柳依依,虽然是黑白照片,但看上去也是十分美丽。

抽屉里还有爸爸的照片。

爸爸当年在延安窑洞里的照片。那个时候的爸爸很年轻,穿着棉布大褂,带着一定红军帽,正在伏案工作。那个时候爸爸还没有认识妈妈,更没有她们这些孩子们。

还有大哥的照片。大哥刚刚参军的时候照的。穿着新军装的大哥显得那么稚嫩,肥大的军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有点儿不伦不类。大哥那个时候才十三四岁吧!正因为大哥很小就去参军了,所以章兖慧对大哥的感情并不深,觉得大哥总是那么不苟言笑。小时候大哥都很少和她们一起玩耍,每天都和大院里其他的男孩子一起出去玩儿。

这么珍贵的照片,章兖慧以前都没有见过,没想到妈妈保存得这么好。

这个小小的抽屉里什么都没有放,就放了家里的几张照片。

抽屉下面垫着一层蜡黄的牛皮纸,这些纸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显得有些斑驳了。

章兖慧看着这些照片,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她的童年,回到了她和章兖梅无忧无虑在一起玩耍的美好岁月……

可惜这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就连她的姐姐,也远去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章兖慧关上柜门,看着已经睡着了的妈妈,那苍白的头发,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那么刺眼。

照片里的妈妈是多么年轻多么美丽啊!

那时候的妈妈头发是乌黑的,脸上的光滑的,就连笑容都是灿烂的。可是,现在呢?妈妈已经耗尽了生命的力气,说不定某一天就会突然间离她而去……

想到这些,章兖慧就无法控制内心的伤痛。

她趴在妈妈的窗前,无声流泪。

她知道,这是生命的规律,这是自然现象,每一个人都会老去,每一个人都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她自己也有一天会和妈妈一样,变得白发苍苍,变得痴呆不语,变得谁也不认识……

时间就是这么残酷,生命就是如此脆弱。

当你完成了这辈子的所有使命后,你也就离生命的终点不远了。

每个人的一辈子,无非就是奔事业,养儿女。奔事业成就自己,养儿女成就希望。

章兖慧觉得,父母的事业是成功的,爸爸从战争年代走来,枪林弹雨,九死一生,最后到了国家最核心的权力中心。爸爸的一生是光辉而灿烂的。他和这个国家一起成长,经历了新中国的诞生,见证了这个国家的成立;经历的改革开放,见证了这个国家的富强;也经历了这个国家曾经的混乱时期,遭受了不应有的打击……

妈妈的事业和人生都是成功的。

她和爸爸一样,有自己的事业,虽然没有爸爸的事业那么显赫,但是,她也保持了自己的独立人格,一辈子做妇女工作。养育了三个儿女,培养了一个将军,还有一个如此显赫的夫婿始终对她不离不弃,恩爱有加。

妈妈是幸福的。

章兖慧觉得自己的晚年一定是很凄惨的。因为她的丈夫虽然也有显赫的事业,但却已经要弃他而去了。女儿远在美国,将来也不会回到国内,不会陪伴在她身边。

她的晚年,将是一个人的孤独晚年,将来或许要和很多老人一样,进入养老院去养老,在那儿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一起,每天晒晒太阳,日出就盼着日落,天黑就盼着天亮,生活将了无生趣——

想到这些章兖慧就觉得自己很悲催。

悔叫夫君觅封侯!如果赵牧晨是个普通人,他们或许就会有一份普通人的幸福,有一份普通的安稳生活。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没法回到过去,人生无法重来啊!

“妈妈——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要好好的啊,妈妈——”章兖慧看着熟睡中的妈妈,流着泪默默地说道。

虽然妈妈已经不认识她了,但是,她希望妈妈能够长命百岁,在人生的路上能够陪着她走得更远一些。有妈妈在,这个家就在,这个家就还是家,没有了妈妈,这一切都将不存在了——

章兖慧擦干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窗前发呆。

这个晚上,残月挂在西边,注定她要如此难过吗?

有些日子没有接到洛洛的电话了,章兖慧突然间很想很想她,很想很想自己的女儿。

当初要把孩子送出去,也是赵牧晨的主意,早知道就不让孩子出国了。孩子不出国,她和赵牧晨之间有更多的话题,赵牧晨爱孩子,就会经常回家来看看。

或许他们之间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吧?赵牧晨就不会对她如此冷淡了吧?他们这个家就还能好好的存在了吧?

可是,章兖慧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出国对于女儿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跨越,她的将来会比他们更灿烂,她的生活也能更幸福。

女儿是那么优秀,章兖慧相信,将来女儿的世界一定很精彩。

想到这里,她又稍稍觉得安慰些。

女儿是她的希望和寄托。她真想飞到美国去看看女儿啊!

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这个时候美国已经是早上了,女儿一定在准备上学吧!

章兖慧坐到电话旁,想给女儿打个电话,听听洛洛的声音,她都能觉得安慰些。

就在她刚坐到电话机旁的时候,电话居然突然间响了起来!

章兖慧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继而又很惊喜地抓起电话,她以为是洛洛打来的!洛洛难道知道妈妈在想她?

“洛洛——”章兖慧拿起电话马上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传来了章兖梅的声音——

“兖慧,是我!”章兖梅有些疲惫地说道。

“姐!怎么是你?”章兖慧吃惊地说道,这个时候她怎么还敢打电话回来呢?

“怎么不能是我?我又没死,我还好好地活着,怎么就不能是我?”章兖梅没好气地说道。

“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让你要保护好自己,现在你不能露面不能给家里打电话啊!你不知道吗?”章兖慧担心地说道,似乎有人在监视她一样,心里紧张得不行,握着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

“我当然知道——”章兖梅说道,“你的好夫君正在全球通缉我,我怎么会不知道?”

章兖梅的话直接点到了章兖慧的痛处,说得她无法面对!

沉默了一会儿,章兖梅继续说道:“兖慧,我不是怪你,我知道赵牧晨已经不会听你的了,他早就忘记了我们章家,忘记了他有今天是章家给他的,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不说他也罢!他全球通缉我,以为我就真的能束手就擒?以为他真的就能如愿以偿?”

章兖慧知道章兖梅是怎么想的,她一定是到处流窜,每个国家都去,这样的话就很难有人发现她了。可是,她怎么就不想想,现在网络通缉,到处都可能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只要有人认出她来了,到网上去举报,她就玩完了!

“姐,你要小心啊!这些时候,你最好深居简出,哪儿也别去!”章兖慧说道。

“哈哈,兖慧,你难道还不了解你姐吗?我有那么容易被抓到那就不是章兖梅了!”章兖梅笑道。

“姐,那就这样吧,我们不多聊了,只要知道你平安就好!等风声过去了,你再和家里联系吧,好吗?”章兖慧想马上挂断电话,她很怕家里的电话被监听了,那章兖梅可就危险了!

“呵呵,你别担心,就算有人知道我现在的位置也没事儿,我不会总在一个地方呆着的,他们要想抓我,没那么容易!”章兖梅说道,“我今天突然右眼皮跳得厉害,我想知道妈妈是不是好好的?”

“姐——”章兖慧听章兖梅这么说,马上鼻子就酸了,眼泪就掉出来了,“姐,妈妈今晚一直在叫你的名字,一直在想你!”

“啊——”章兖梅的心也隐隐作痛了!原来今天右眼皮老跳老跳,是妈妈在叫她,在想她啊!原来她们之间还有这么强烈的心灵感应啊!

“妈妈她还好吗?”章兖梅也哽咽着问道。

年过半百的人了,居然还要流浪国外,有家不能回,连老母亲都没法侍奉,她举得自己活得也太悲催了!

怎么当初就听了那个该死的杰克的话呢?就想着直接卷钱逃跑呢?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做正经事情,在家里好好陪伴妈妈最后一段时间呢?

章兖梅有点儿后悔了!

想到已经垂垂老去的妈妈,想到妈妈已经来日不多了,她从未有过的一种心痛涌起,从未有过的伤心难过!

妈妈已经意识不清了,却依然在牵挂着她!

这让她这个不孝的女儿情何以堪啊!

“兖慧,我对不起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这个家……”章兖梅第一次说出了这样忏悔的话。

章兖慧听着章兖梅哽咽着的话语,心也揪在一起!

姐姐终于说出了她的心里话,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对家里人说过对不起!就是在她做得最离谱的时候,在她对爸爸说出那么绝情的话的时候,她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总是让父母伤心透顶!

现在爸爸走了,妈妈也已经不行了,她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终于知道自己对不起这个家了!

可是,对不起又怎么样呢?再也回不去了!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