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每一秒都是煎熬

武毅惊愕得目瞪口呆!

如果说以前只是听说“龙哥”很牛,在雍州是一霸,那么,今天他算是真正见识了龙哥的“能量”!居然一个看门的,就能把四五个上门办案的警察给逼退!这是什么威风?什么派头?雍州这块土地上还有第二个吗?

合着杜大龙在雍州想干嘛就干嘛?杀人放火都没人敢管了?那成什么世道了?武毅觉得这个杜大龙太放肆了!盗亦有道,像他这样目空一切的行为,一定是膨胀到了要爆裂的时候。他就不信没有人治得了他!

想到苏洛洛还在他的手上,武毅心里就如百爪挠心般焦灼,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怎么办?警察已经被逼走了,硬闯肯定不行。他只能搬出更大的救兵,才能救出苏洛洛。可是,他离开雍州三年了,和地方上的领导基本不接触,老爷子又在山上制茶,向来万事不求人,他也不想麻烦老爷子出面解决这个事情。思来想去,只能智取。

“武凌,你见过几次杜大龙?”武毅问道。

“两次吧!他很少出现。”武凌说,“都是他的属下联系我。”

“你见他的两次是什么情况下,他对你有印象吗?”武毅问道。

“应该有。他非我们家的茶不喝,每次东方红做好后,固定要送给他五斤,一般这个时候他会亲自来品茶。”武凌说。

“你要是直接找他,能不能找到?”武毅仰着头盯着二楼的铁窗户问道。

“没试过,不敢确定,估计很难。”武凌说。

“试试,现在就打,给他的贴身保镖打,告诉他,我们家藏了三年的东方红要送给龙哥品尝——”武毅说。

“哥——”武凌吃惊地看着他,这样撒谎玩杜大龙是很危险的,到时候不仅救不了苏洛洛,可能连他们自己都要搭进去,杜大龙这样的人喜怒无常。

“打,相信我。”武毅坚定地说,“你只管打,其余的交给我——”

武凌内心很是忐忑,但是又别无选择。为了救苏洛洛,他们是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武毅说的办法有没有用,那得试一试才知道。

他掏出手机,颤抖着拨通了杜大龙贴身守卫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明哥,我们千叶茶庄有珍藏了三年的东方红一号单丛,特意送过来给龙哥品尝——”武凌尽量淡定地说。

“哈哈,很好!龙哥说了,你们武家的茶都是好茶。珍藏了三年的东方红?以前怎么没听你说啊!有多少?”对方貌似很高兴。

“两斤——”武凌看着武毅举起的两个手指说,“对了,我想和龙哥直接说句话,行吗?”

武凌看着武毅的口型说,武毅点点头,表示对了。

“这个——你等等——”对方迟疑了一下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里传来一个很阴郁低沉的声音:“武家的人吗?”

“对!”武毅一把夺过武凌的手机,“我是武国群的儿子,我爹说这最好的东方红一号单丛非龙哥莫属,让我亲自给您送过去!”

“哦,哈哈,很好很好!难得武家老哥总是想到我!”杜大龙十分爽朗地笑起来,沉郁的声音也变得洪亮了很多,“那就过来吧!到我的二号楼来,东塘村西边的别墅——”

武毅对着武凌使了个眼色,眉心的八字依旧紧紧地拧在一起,却依然保持着片定说:“好!”

老贼居然在一个村里有两栋别墅,武毅在心里骂道,果然是狡兔三窟,连老巢都有几个。

两人立马开车往西边驶去,在村西边的水塘边看到一栋豪华别墅,周围没有民房,这栋别墅孤独而又威风凛凛地矗立在田野上,周边围了一个大院子,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用铁窗封起来。

到了门口,报上家门,不到半分钟,大门打开了,里面也有两只大型狼狗,见到他们进来瞬时凶狠地狂吠起来,开门的人只是稍稍做了个动作,狼狗就乖乖地坐到了地上,再也不吠了,而是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走进去后,武毅打量着这个巨大的院落,西边那一排停车场,光是豪车就停了五六辆,而进门处放着的那辆普通面包车,估计就是刚才绑架苏洛洛所用的车辆。

狗日的杜大龙,老子总有一天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武毅咬着牙在心里说。

走进客厅,看到两位穿着黑色T恤衫,黑色西裤,剃着光头的保镖站在楼梯口,他们的目光很警惕,时刻盯着武毅和武凌,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客厅里摆放着最古老的中式家具。正中间是一个大型的茶台,茶台周围摆放着各色上等的好茶叶,客厅里弥漫着清幽的茶香。

估计这就是杜大龙每日喝茶之处。

武毅集中所有的听力,希望能在这个房子里听到苏洛洛的声音。他竖着耳朵听了各个角落,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突然,他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很轻很轻,犹如一阵风似的,但是武毅听得清清楚楚。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穿着一身棉布对襟衫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男人身形中等偏瘦,高颧骨,鹰钩鼻,鹰之眼,大嘴,皮肤黝黑粗糙,手里拿着一串沉香佛珠,慢悠悠地走了下来。

这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龙哥”杜大龙。

“哈哈,武家的茶是真好,武国群这人也是真好啊!”杜大龙看着武毅和武凌说,“你们都是武国群的儿子?”

“对,我是老大,他是老二——”武毅马上说道,“平时我都在外面,所以都是我弟弟武凌给你送茶,今天我正好有空,特意过来拜访龙哥——”

“呵呵,客气客气了!”杜大龙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说,“武家的制茶工艺真是一绝,现在只要闻一下香味儿,我就知道是不是武家的茶了!”

说完,他定神地看着武毅,“你们说的东方红一号呢?”

武毅起身往前走了几步,靠近杜大龙跟前,看着他说:“知道龙哥爱茶,爱女人,所以,我武家的好茶您尽管喝,我让武凌定时给您送过来。不过——”

武毅定了定,在他面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来看着杜大龙的眼睛说:“不过,您今天把我的女人抓进来了,这事儿,我可不同意!”

杜大龙惊讶地盯着武毅,似乎半天没有明白武毅话里的意思。他不停地转动着佛珠,那瘦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只是那双犀利的三角眼底,明显暗藏着一股杀气!

他穿着布鞋,走路几乎没有任何声音,棉布对襟衫很宽松很长,在他走动的时候,明显带着一股风,一股暗藏着阴郁之气的风。

走了两步,杜大龙坐到了茶台边,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定神地看了武毅好一会儿,才说:“你说我抓了你的女人?何以见得?”

武毅拿出手机,把当时车上听到的录音播放了出来,同时拿出了苏洛洛被他们丢弃的那部手机。

杜大龙的眼神里明显现出一丝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录到这几个人的对话,果然棋高一着。

“仅凭这个模糊不清的对方就说我抓了你的女人,是不是太武断了?”杜大龙冷笑一声,“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东西尚未可知,我又凭什么要相信你!”

“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找上门来!”武毅说,“我当然知道你龙哥的大门不是想进就能进的,但是,我也相信龙哥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们武家过不去,对不对?”

杜大龙眯着眼睛看了看武毅,自然知道他这话里的意思。

武家虽然不是官宦之家,却因为制得一手好茶结识了很多领导权贵,真要搬动资源,武国群的能耐也是不小的。还有武家的这个老大,在政府内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当首席记者,雍州的头脸人物都怕他三分,虽说无职无权,可他接触的人物众多,撼动力也不可小觑。

可是,他就不明白,那个刚到雍州来的外地女人,怎么会是武家老大的女人?这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还是他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个普通的小记者,刚来雍州就敢在他的头上动土,而且居然还弄出了很大的动静,这让他如何能容她?连这么个小女人都收拾不了,他还能叫“龙哥”?何况那个小妮子看起来长得不错,收拾一下,归到自己的门下来,不是一举两得?

“呵呵,年轻人,难道你今天跑到我的家里来宣布对一个女人的主权,我就应该拱手相让?凡事还有个先来后到呢?龙哥从来不做夺人所好之事,不过,这件事情,你可能弄错了——”杜大龙笑道。

武毅的脸色铁青着十分难看,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尽量平静地和他对话,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和他打哑谜,玩太极!岂有此理!

“你有种让逼到门口的警察自行撤离,这是你龙哥的能耐!雍州找不到第二个。”武毅说,“不过,凡事不要做得太绝,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弓满则断,龙哥,上个月江阳政府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怎么样,龙老大过生日的时候被一锅端了!新来的林常委对各个地方的情况都比较了解,年初我跟着他在东阳政府扫黄打非,他说了,很快就要亲自来雍州看一看——”

武毅所说的林常委正是政府里新上任的警察厅厅长林伟南,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了江阳政府龙老大的老巢,在全政府乃至全国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时武毅作为清城快报的记者秘密跟随,写出了三个整版的深度报道,并且配了他自己拍摄的现场图,政府内外媒体一阵哗然。武毅的名号也红极半边天。事后林常委专门表扬他的报道写得到位,为此还专门接见过武毅,并且聘请武毅为政府警察厅的特约报道员。

武毅边说边盯着杜大龙的脸,发现他的脸色陡然一白,眼神里现出莫名的惊恐,然后瞬间就黯淡了下去。本来还一直盯着武毅,听到最后一句时,却是突然间偏过头去,看向了墙角——

武毅知道,他这是直接打到了杜大龙的七寸。杜大龙最怕的,就是政府里来一场针对他们的运动,他们有再大的地方保护伞,也分分钟被清扫干净。

现在情势越来越严峻,他们必须夹着尾巴做人。就怕最后连夹着尾巴都不能做人了,只能做鬼……

“呵呵,这个,可能有些误会,你说的女人叫什么来着?”杜大龙的态度突然间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