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拍下了这一幕

文章更新后,洛洛还交代小郑到雍州人气最火爆的本地论坛大江小河去推广,同时利用多个马甲来讨论,并且发动身边的朋友都来跟帖,一定要把这个文炒热。

小郑立即执行。

苏洛洛来到办公室楼下,给冯岩炙打电话,告诉冯岩炙发动公司员工去讨论顶贴,大家一起努力把这篇报道推起来。

冯岩炙忙不迭地点头:”洛洛,我第一次发现你真的很能干啊!”

“废话,我一直都能干,还要你发现吗?”苏洛洛笑道。

“讲真,以前我没怎么看你写的文章,也不关注这些,这次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冯岩炙由衷地说道,“你帮我这么大的忙,要我怎么感谢你?”

难得听到冯岩炙这么一本正经地和她说话,洛洛忍不住笑起来:“冯总,你不会又要送我宝马吧?”

“宝马就算了,你已经有了。房子吧,你在雍州也得有个房子不是?你说,你想住哪儿,我都可以买了送给你!”冯岩炙很豪爽地说道。

“冯总,有你这么感谢人的吗?不是送宝马就是送房子,你家真是人傻钱多啊!”苏洛洛笑道,“宝马你趁早派人来开走,我已经不开了。房子就更不会要的。我帮你,是因为你帮过我,这次又帮我修理了董岩丘,虽然这种方式我不认同,但是你帮我出了气,我还是要谢谢。”

“洛洛,你从一开始就说我帮了你,我怎么不记得?我在哪里帮了你?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冯岩炙忍不住问道,“我怎么没有一点儿印象?”

苏洛洛感觉他又要拿她开涮了,自然不说那个已经过去很久的醉酒之事,于是笑呵呵道:“你不记得就算了,可能是我记错了。先这样吧!记得派人过来把车子开走,钥匙已经还给侯站长了。”

“洛洛……”冯岩炙还想说什么,洛洛这边已经挂了电话。

下午四点多,洛洛又接到仲昭炬的电话。

“你爸爸六点的飞机回京城,你真的不见他一面?”仲昭炬问道。

“啰嗦,说了不见就不见。”苏洛洛说。

“行,那晚上我请你吃饭,就我们两个人行吗?”仲昭炬问。

“如果你是想来教训我,那就免了,我不去。”苏洛洛没好气地说道。

“嘿,你这是跟谁有仇啊?这么和你仲叔叔说话,小心我收拾你!”仲昭炬很是生气道。

“仲叔叔,你能不能换一种语气和我说话啊!我最讨要你用家长式的口气和我说话了!”苏洛洛实在是有点儿不耐烦。

“行行行,咱们见面说吧!想吃什么?”仲昭炬问道,“海鲜?”

“不吃了,随便吧。”苏洛洛说。

“好。那我们就吃雍州菜。我们直接到瑶台茶馆去,我定两个人的餐在那儿,我六点半到,我们边吃边聊。”仲昭炬说。

苏洛洛无奈地挂了电话。

说实话,她是真不想这个时候见仲昭炬。本来爸爸这么一来让她心里就很紧张,躲着不见她心里又很难受,仲昭炬还总是不断地在她耳边强调这个事情,让她更加心烦。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仲昭炬没有让报纸和电视台来宣传她爸爸来到雍州的事儿。看来这次爸爸纯粹就是因私来雍州,不过,现在他已经无职无权,也没什么好报道的了。

晚上六点半,她开着福克斯来到韩水河边上的瑶台茶馆。

仲昭炬的车子已经在里面停着了。

苏洛洛走进去,服务员把她引到二楼。

一进门,仲昭炬就笑呵呵地看着她:“这辆红色的福克斯是你单位的?”

“我自己的。”苏洛洛瞟了他一眼,在椅子上坐下来。

“你自己买的?”仲昭炬简直不敢相信。

“对啊。别人送的不能开,就只有自己买咯。不像你这个大市长,有公车可以坐。”苏洛洛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对仲叔叔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提,就是别摆出这么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不好看。”仲昭炬笑道。

苏洛洛看了他一眼,说:“不敢——我饿了,我要吃饭。”

“行,上菜!”仲昭炬一声令下,外面的服务员立马应声而去。

不到两分钟,四菜一汤端了上来,清淡美味的雍州菜。

苏洛洛也不管仲昭炬用什么眼光看她,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起来。

她确实饿了,中午在单位吃外卖,太难吃了,根本没吃几口。到现在早已饥肠辘辘。于是,她又是一副饕餮状,吃得嘴巴周围都是油水。

仲昭炬坐在那儿,一直没动筷子,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吃。

他一点儿都不饿。这两天陪老首长,吃遍了雍州最好吃的东西,小吃和雍州菜,海鲜和客家菜,一样都没落下。老首长临走前,他还在机场陪老首长吃了一盘雍州的蚝烙,这会儿肚子里都是满满的,根本没食欲。

苏洛洛狂吃了一顿,突然间抬起头,吃惊地看着仲昭炬:“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你吃。”仲昭炬嘴角挂着好看的笑意看着她。

苏洛洛立马放下筷子,盯着他问:“仲叔叔,你如果想批我,我现在就不吃了,你开始批吧?”

“我说了要批你吗?”仲昭炬笑道,“你自己心里有鬼。”

“那你为什么光看着我吃,你不吃?”苏洛洛问。

“我说了我不饿。这几天你爸爸在这里,我陪着他狂吃了一通,现在三天不用吃东西了。”仲昭炬笑道。

“夸张——”苏洛洛撇撇嘴说,“不过,我爸吃东西确实很感人。他现在还是那副吃相吗?”

“对,和你刚才那样子差不多。”仲昭炬强忍着笑说,“这点,你和你爸爸真是像!”

苏洛洛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啊,我是女孩儿,能和他一样吃东西吗?我听我姥姥说我爸年轻的时候吃东西那就跟抢一样,那是因为他长期没吃饱,所以才会那样。”

“我看你也没吃饱,每次我请你吃饭你都是猛吃一顿,是不是饿了三天?”仲昭炬笑道。

“笑话我?我这是给你面子,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你点的菜好吃,我很喜欢吃。”苏洛洛也忍不住笑。

想想自己确实每次和仲昭炬吃饭都是这样,毫不客气,上来就吃,而且根本不顾忌形象。

这和她在家里吃饭是一个样子的,一般在外面和朋友吃饭,她都会比较注意个人形象。

“呵呵,是,你很给我面子。好好吃吧,看你吃饭真是一种享受。”仲昭炬笑道。

心里却是在一遍遍回忆着老首长对他的交代:苏洛洛在京城受了情伤,需要出来释放。既然她在你这里,一切就托付给你了!无论如何,一年之后,必须让她回到京城。

仲昭炬觉得压力山大,这丫头一年后能愿意回京城吗?如果她真和那个武毅好上了,别说一年,可能这辈子她都不会回京城了。

可这话他又不敢直接问苏洛洛,更不敢逼她回去,只有她自己感觉累了,想回去了,她才会心甘情愿地回去。

苏洛洛吃得差不多了,擦了擦嘴巴,看着仲昭炬,说:“我爸这次为什么而来?”

“来看我这个老部下啊,我邀请他来的。”仲昭炬说,“这个政府尾国角他没来过,邀请他来看看,他很开心。”

“他还在那个部门?”苏洛洛问。

“对,目前还没动。可能明年以后会有调整吧。”仲昭炬稍稍叹了口气,“他在那里,确实是受委屈了。”

“这都是他自找的!”苏洛洛没好气地说,“如果他不离婚,就不会受到这样的打击。”

“傻丫头,政府的事情岂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谁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地方有坎儿,你爸爸这一路走来是很顺利的。遇到一点儿挫折,根本没什么。我相信他会东山再起。”仲昭炬说。

苏洛洛没吭声,反正这事儿已经和她没关系了。

“你就那么恨你爸爸?”仲昭炬问道。

苏洛洛深深呼吸了一下,说:“已经不那么恨了,但是他在我心里的形象是大打折扣了。”

“如果你爸爸听到这话,肯定要伤心死。”仲昭炬说,“多点儿理解吧,丫头,你爸爸最爱的还是你。或许等你自己也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才会理解你爸爸的处境。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命运会推着你往前走。”

“仲叔叔,你要和我谈人生啊!”苏洛洛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这么沉重的话题,我不喜欢。”

“好,那咱们喝茶,谈点儿高兴的吧!你最近有什么收获?”仲昭炬坐到茶桌边开始泡茶。

“高兴的事儿倒是没有,不过遇到一点儿棘手的事儿。”苏洛洛说,“仲叔叔,你知不知道美沧海水城开盘销售遇冷的事情?”

“嗯,听说了。”仲昭炬说,“你怎么关心起这个事情了?”

“这个美大地产的冯总帮过我几次,所以他的这个事情我也比较着急,想帮他一把。仲叔叔,你说这个情况怎么办?”

“这个事儿企业自身要找原因,卖点不够好。第二,现在雍州的房子已经空置率很高了,山水城要想出现大面积抢购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只能在销售策略上下功夫。第三,做强做好相关配套,打造出雍州最宜居最完善的小区。”仲昭炬说。

“嗯,仲叔叔你说的很有道理。”苏洛洛点头道,“我帮他们写了一篇报道,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起死回生不太可能,推波助澜是可以的。”仲昭炬笑道,“你和那个冯总什么交情?”

“普通朋友,但是他帮过我几次,所以我也比较关心这个事情。因为这关系到他个人在政府的地位。”苏洛洛说,“仲叔叔,你要是能在不违规的情况下,帮帮他,你就帮帮他吧!”

“呵呵,还说是普通关系,你可是第一次开口让我给你的朋友帮忙。仲叔叔要是不帮,是不是显得太没人性?”仲昭炬笑道。

“不是不是,你要是能帮就帮,帮不了不勉强,我不想让你为难。”苏洛洛说。

仲昭炬看着她笑而不语。

两人聊到九点多,洛洛提出要回去了,仲昭炬和她一起并肩走了出来。

在大门口的时候,仲昭炬轻轻揽了一下苏洛洛的肩膀,叮嘱道:“丫头,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管有什么事儿都要告诉仲叔叔,在这里我们就是最亲的亲人……”

苏洛洛感动地点点头,轻声道:“嗯,仲叔叔,我知道了……”

不远处大树下停着的那辆两厢车里,一个男子举着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喜欢第一女秘书请大家收藏:()第一女秘书新更新速度最快。